广州拍卖行_古董鉴定_古玩拍卖公司_瓷器鉴定_玉器鉴定 - 香港(中国)聚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

广州拍卖行,古董鉴定,古玩拍卖公司,瓷器鉴定,玉器鉴定,艺术品拍卖,广州拍卖公司

专访作家张悦然:写长篇短篇是不同体验 我都很珍惜

发布时间:2017-10-14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  北京10月14日电(上官云)“写长篇和写短篇对我来说,是不同的休会,两种我都很珍惜,很想持续摸索下去。”近日,作家张悦然接收(微信大众号:cns2012)记者邮件专访,分享了对小说创作、阅读碎片化以及文学作品影视化的观点。她的作品《大乔小乔》影视版权亦已签约,但张悦然表现自己不会担负编剧,也不会在写作的时候斟酌改编的问题,“只希望本人创作出好的小说,这是我的工作,也是我的乐趣所在”。

张悦然 摄影师:曹有涛 张悦然 摄影师:曹有涛

  张悦然,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讲师,知名艺文主题书系《鲤》的开办者及主编。14岁时开端发表自己的作品,代表作有长篇小说《茧》《誓鸟》《水仙已乘鲤鱼去》,短篇小说集《十爱》《葵花走失在1890》等。近日,她的全新作品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出版,收录了《大乔小乔》《动物形状的烟火》《沼泽》等多篇中短篇小说,其中最早大体写于八年前,最新的是在今年春节前完成。除了《大乔小乔》有原型外,其余都是完全创造出来的故事。

  “我的小说大多没有原型。”对张悦然来说,小说是一个创造出来的全新世界,有时候在写下小说第一句话的时候,她对那个世界也是完全生疏的,“我对它充满好奇,很希望通过书写使它一点点清楚起来,终极完整地浮现在眼前。”

  这些作品中,张悦然很难说更喜欢其中哪个故事。假如非要选择,她说,会在《大乔小乔》和《动物形状的烟火》当中选一个,“《大乔小乔》写得比较自由和肆意,仿佛在探索一种新的作风,它是抑制的,也是充满容纳和气意的;相比之下,《动物形状的烟火》是苛刻的,是冷淡的,这种锐利的东西属于一颗年青的心。我有时希望自己慈善一些,但有时我又很珍视那些偏执和彻底的东西”。

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立体封 800×800 《我循着火光而来》

  的确,在中国当代文坛,张悦然的小说写得很有特点,作家余华曾用“准确”来形容她对人物的掌握,某种水平上说,这与她从小在文学知识方面的积聚不无关联。张悦然曾经回想:“我从小特别喜欢童话,每年过诞辰,妈妈都会给我买格林童话等各种书;我的父亲在大学教书,书架里边都是很不错的世界名著、文学评论等,等我稍大一些就会拿来看,不记得当时能不能看懂,但都会翻一翻”。

  直到现在,张悦然依然会天天看看书,对近些年的“碎片化阅读”现象也有所关注。在她看来,碎片化阅读确切会带来许多问题,对写作者来说特殊需要小心,“时代发展到这里,天然而然地涌现了这样的局势,真正需要阅读喜欢阅读的人,不会因此放弃读书”。

作家张悦然 摄影师:曹有涛 作家张悦然 摄影师:曹有涛

  此前,在北京举办的图博会上,“中国文学与寰球化时代??莫言作品国际流传沙龙”等一系列运动纷纷举行,展示了中国作家的创作造诣。论及当下不少中国作家作品被译成外文出版的现象,张悦然以为,这意味着中国文学有更多的机遇被世界看到,对作者来说是好事,对一些国外读者来说,读中国文学可能是懂得中国的一种方式,“但是更理想的情形是,他们在中国文学里,真正领会到触动和冲击,感想到文学的魔魅和气力”。

  “想要写的东西正在头脑中一点一点成形,目前还只是在做一些准备,所以现在还没法说清晰它的内容。”当被问到提到下一步的创作方案时,张悦然好像还不是很有头绪,不外同时也说道,“但我知道这一次同样布满挑衅,需要打起精力面对”。(完)